欢迎来土豆影视网,建议通过手机UC,或百度急速版浏览,不然无法播放。特别强调不要下载任何软件!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换新域名: 点击播放时进度条显示时间表示可以播放,弹出其它页面返回两次后可以正常访问。

《新蝙蝠侠》同主演作品

《新蝙蝠侠》推荐同类型的剧情电影

剧情/介绍

《新蝙蝠侠》是属于剧情电影类型,演员主要是罗伯特·帕丁森佐伊·克罗维兹保罗·达诺科林·法瑞尔杰弗里·怀特安迪·瑟金斯约翰·特托罗彼得·萨斯加德巴里·基奥恩杰米·劳森吉尔·佩雷斯-亚伯拉罕彼得·麦克唐纳德康·奥尼尔亚历克斯·费恩斯鲁伯特·彭利-琼斯科莎·恩格勒杰宁·哈瑞妮卢克·罗伯茨斯特拉·斯托克尔桑德拉·迪金森杰克·班尼特约瑟夫·巴德拉玛詹姆斯·伊莱斯小利莫尔·马雷特斯图尔特·亚历山大马库斯·奥尼卢德埃琳娜·沙雷托德·博伊斯道格拉斯·罗素查尔斯·卡维尔马克斯·卡维尔马克·基林洛娜·布,主要剧情/介绍/评论

布鲁斯·韦恩(罗伯特·帕丁森 饰)化身蝙蝠侠于哥谭市行侠仗义两年后,罪犯皆闻风丧胆,他也因此深入接触到哥谭市的阴暗面。他潜行于哥谭市腐败的政要名流关系网中,身边仅有的几个值得信赖的盟友——管家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安迪·瑟金斯 饰)与詹姆斯·戈登警长(杰弗里·怀特 饰)。这位独行的“义警侠探”在哥谭市民心中已成为“复仇”二字最当仁不让的代名词。

谜语人家里,他把布鲁斯·韦恩的照片和蝙蝠侠的报纸贴在一起,还写道:我知道你的真面目。 说明他早就怀疑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 于是他做了两件事来验证这一猜想: 1.引导蝙蝠侠去孤儿院,与此同时给布鲁斯·韦恩寄了炸弹。 包裹上明确写着“布鲁斯·韦恩亲启”,结果是阿福被炸伤了。 谜语人叫蝙蝠侠去孤儿院,导致布鲁斯·韦恩不能亲自拆包裹,说明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是同一个人。 2.用地毯铲杀市长,把凶器放在家里,把视频的密码藏在地毯下面。 蝙蝠侠找到了地毯铲,却没猜到谜语人把密码藏在地毯下面,说明他就是布鲁斯·韦恩。 因为他是一个富二代,从来不做家务,虽然他找到了凶器,但他不知道这是地毯铲,也不知道它是用来干什么的,更想不到要掀开地毯看看。 因此电影开头谜语人从用地毯铲杀市长开始就在为验证蝙蝠侠的身份布局了。

走出了蝙蝠侠的第四条路。蒂姆波顿是探索,带着浓烈的视觉符号;诺兰是对大义道义的诠释;扎导用一个苍老的灵魂续接一个更大的宇宙;这版则很漫画,非常非常侦探漫画。旁白,那些人物的出场,和戈登拿着小手电探案,误导信息,就像在看漫画。个人认为和猫女的感情戏很出彩,价值观的冲突和身世的相似人两个人分分合合最后只能互道珍重,颇有侠侣的感觉。遗憾也有,比如重要转折只靠台词,小道具的使用没有铺垫,某个角色沦为纯彩蛋,结尾虽然立意升华但高潮不足,前中文戏打戏比较割裂(整的都很长),有些镜头语言我不太喜欢(比如翼装飞行第一视角),bug黑科技后面没用等等。但很喜欢这种风格,格局总体不大,聚焦推理。罗伯特太帅了!!!哥特的建筑接受度分人,我还是很吃的(顺便吐槽一下黑人浓度好高,主角配角转头就是一个黑人…)

《新蝙蝠侠》的惊吓手法有点类似于2018年的高口碑恐怖片《遗传厄运》,并不是一惊一乍地刺激观众,而是静悄悄地埋伏下惊吓点,躲在暗处的行凶者已经若隐若现了,观众做足了心理准备,在冲突爆发之前,已经先在心里自己吓了自己一轮,一直期待着解脱。稍微吊一下观众的胃口之后,导演再满足观众的期待,将伏线点燃。惊吓的工作观众已经自己对自己执行了,冲突引爆对观众来说就完全是另一只靴子落地带来的释然。

不仅反派的登场用这招,主角也同样适用。在Mitchell市长遇害的同时,哥谭市里各个角落也都有犯罪事件发生。蝙蝠侠分身乏术,不能一一处理,但是蝙蝠灯投在夜空中的巨大标志,已足够震慑宵小,让大部分犯罪者因恐惧而有所收敛。

在见识了蝙蝠侠标志的威慑力之后,观众越发期待看到蝙蝠侠本尊亮相。同样是适当吊起观众的胃口再释放,导演对悬念的节奏把握极佳。

一伙把脸涂成小丑样子的人在地铁站围攻一个亚裔乘客。这群小混混当中有一个年轻的有色裔,只有一半脸涂成小丑,表情始终带着犹豫,一看就是良心未泯准备改邪归正的。

蝙蝠侠从黑暗中迈着沉重步伐缓缓走出,击退一众小混混,替那位亚裔乘客解围,然而对方脱口而出的却不是感谢,而是“请不要伤害我”。这里就揭示了影片最重要的主题——恐惧的力量。

诺兰《黑暗骑士》三部曲的第一部《侠影之谜》也是以恐惧为主题。幼年布鲁斯韦恩害怕蝙蝠,为了战胜恐惧,所以选择蝙蝠作为自己的标志。《侠影之谜》的大反派之一稻草人最重要的武器是恐惧毒气。后来三部曲的终章《黑骑士崛起》又为蝙蝠侠打造了反向的人物弧光——从战胜恐惧到接受恐惧,被贝恩击败的蝙蝠侠意识到恐惧是自己人性的一部分,也是自己力量的来源,才重新展翅飞翔,脱离绝境。

《新蝙蝠侠》虽然也有蝙蝠侠流露出恐惧神色的时候,但是更多侧重于其他人对蝙蝠侠的恐惧。恐惧已经是蝙蝠侠自认为得心应手的一件工具了。克服恐惧不是蝙蝠侠努力的重点,克服别人对他的恐惧才是重点。

蝙蝠侠在戈登警探的引领下,参与Mitchell市长遇害案的调查。凶案现场除了戈登以外,其他警察都对蝙蝠侠充满敌意。蝙蝠侠迅速破解了凶手留下的第一层谜语——“一个撒谎精死后会怎么样”,答案是“撒谎依旧/尸体躺平”。除了谜语之外,现场还有一封密码信。正当蝙蝠侠想要深入调查时,戈登的老搭档Pete Savage局长来到现场,坚决要将蝙蝠侠轰走。

临走之前,蝙蝠侠见到了发现尸体的人,也是Mitchell市长的独生爱子。从他的身上,蝙蝠侠看到了当年在犯罪巷里无助的自己。

回到蝙蝠洞,蝙蝠侠忙着整理他用隐形眼镜摄像机收集的资料。管家阿福前来劝布鲁斯韦恩不要过度沉迷于蝙蝠侠的身份。布鲁斯回怼道,你又不是我爸。

父子关系是影片的另一个主题,这里借由阿福和布鲁斯的对话直接点出来了,但其实一开场从Mitchell市长父子的互动就已经开始铺垫了。

阿福注意到布鲁斯留下的谜语和密码信,尝试进行破解。第二天一早,布鲁斯看着已破解的字母在信纸上连成的图案,发现了密码信的正确读法。试图完全解开密码信,就中了凶手的圈套。其实这封信不是用读的,而是当成图画来看的。已破解的部分组成的图案是一个单词“驱动”。

密码信的破解方式让我想到了侠客岛的“蝌蚪文”武功图谱,而看到后面我才发现其实这个故事与另一部金庸小说更相似。

蝙蝠侠和戈登一起去死者家的车库调查,在其中一辆车里发现了一个U盘以及死者被切下的拇指——Thumb Drive,也就是U盘。

U盘里面存放死者与一位妙龄女子的大量亲密照片,击碎了市长大人苦心经营的顾家好男人形象。连接到电脑的一瞬间,U盘里的照片就被自动发送给各大媒体,很快全城都会知道已故市长的真面目。

照片背景里的一个人引起了蝙蝠侠和戈登的注意,此人名叫奥斯瓦尔德科波特,绰号企鹅人,是哥谭教父卡麦恩法尔科尼的左膀右臂,经营着一家名为冰山俱乐部的娱乐场所。

蝙蝠侠孤身闯入冰山俱乐部,一路将试图拦截他的虾兵蟹将轻松处理掉,终于对上了笑里藏刀的企鹅人。蝙蝠侠试图从企鹅人口中问出与已故市长合影的那名女子的消息,企鹅人却只是跟他打太极。蝙蝠侠闯夜店这一段,让我想起了《飞狐外传》前半部分胡斐为了替素昧平生的钟阿四一家讨回公道而大闹凤家产业的情节。只不过这时候我还以为企鹅人是凤天南,后面才发现凤天南另有其人。

交谈中,蝙蝠侠注意到店里有位女子与他的追查目标年纪相仿、着装相似,而且格外在意他拿给企鹅人看的照片。于是他跟踪那名女子来到其住处,在这里发现了为数不少的具有强烈致瘾性的物质——猫咪。

这里的主人名叫赛琳娜凯尔,当然她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猫女。那名因为市长之死以及U盘照片泄露而成为焦点人物的无助女孩这时正躲藏在猫女家里。对她进行短暂安抚之后,猫女便换上夜行衣出门了。她换衣服的全过程都被蝙蝠侠一丝不苟地观察记录下来了。不愧是写作绅士、读作变态的偷窥狂名侦探。

猫女连夜出门是为了取回好友被扣押的护照。那名借宿在她家的女孩名叫安妮卡,是俄罗斯人。拿到护照之后,猫女本打算带着安妮卡跑路。蝙蝠侠一路尾随,见识了猫女盗取护照的专业手法。两人一番短暂的交(tiao)手(qing)之后,蝙蝠侠从猫女那里了解到安妮卡的身世,随后一同返回猫女的住处,却发现安妮卡已不知去向。

一个要调查凶杀案,一个要调查好友的下落,蝙蝠侠和猫女选择暂时联手。从猫女口中,蝙蝠侠得知冰山俱乐部还有个隐藏版,那里是哥谭市上层精英寻欢作乐之地,已故市长也是在那里认识的安妮卡。

猫女戴着蝙蝠侠给她的隐形眼镜式摄像机,进入里·冰山俱乐部。眼镜带有人脸识别功能,可以帮蝙蝠侠即时获知猫女见到的人是何种身份。其中一位检察官顾客引起了蝙蝠侠的注意。在他的要求之下,猫女多看了这位检察官几眼,就被对方误会为对他有意思。猫女不得已,只好就座,陪这位普通又自信的检察官喝两杯。同桌另一位陪酒女无意间提起了安妮卡的事,旋即意识到自己失言,匆匆离席。猫女不顾蝙蝠侠的劝阻,第一时间跟着离开,想从那陪酒女口中问出安妮卡的情报,却被断然拒绝。对方还说只是提起安妮卡的事就可能有性命之忧。

这时企鹅人带着他的老板法尔科尼进来,正好撞见了猫女。法尔科尼对猫女表现得相当亲昵,引起了蝙蝠侠的不满,而猫女也因此情绪失控,擅自取下了隐形眼镜式摄像机,与蝙蝠侠中断了联系。

继市长之后,又一名受害者出现了,这次是警察局长Savage,现场仍旧有留给蝙蝠侠的谜语和密码信。破解之后,得到的是一句西班牙语“El Rata Alada”,意思是长着翅膀的老鼠——那不就是蝙蝠嘛!但是蝙蝠侠偏偏不这么认为。之前猫女去套那名检察官的话,得知正在调查中的法尔科尼案可能涉及一位内奸(Rat)。可惜蝙蝠侠刚想深入这条情报,猫女就被那个疑似知道安妮卡下落的陪酒女给吸引走了。

蝙蝠侠偶尔也需要回归布鲁斯韦恩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作为哥谭市首富,布鲁斯韦恩出席了Mitchell市长的葬礼。在这里他遇上了法尔科尼,一度以为其携带的女伴是猫女,后来才发现是一场误会。

葬礼进行中,一辆失控的汽车开了进来,撞翻一片桌椅,险些酿成重大伤亡事故。驾车的正是前一天晚上拉着猫女喝酒的普信检察官。他一出夜店坐上自己的车,就被劫了。

劫他的与杀死市长和局长的凶手是同一人。这次同样是凶手阴森恐怖的身影先若隐若现地在观众面前摆一阵,胃口吊得差不多了再出手。检察官一坐上车,前车窗就映出了凶手的模糊身影,这时大部分观众应该都像我一样,一方面知道这个检察官一会儿肯定要中招了,一方面又在努力分辨——这个人影究竟是车窗外的倒影,还是隔着车窗看到的车后座上的真人,为了搞清楚这件事,注意力加倍集中,紧张感也随之提升,因此一个意料之中的、简单的袭击动作,也能产生强烈的惊吓效果。

检察官的脖子上被绑了炸弹,因为受到胁迫而不得不驾车冲击葬礼。此外他手上有个不停响铃的手机,身上还带着凶手又一封写给蝙蝠侠的信。布鲁斯韦恩悄悄完成了换装,以蝙蝠侠的身份与那名凶手通话。

这时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已经在哥谭城人尽皆知,并拥有了谜语人这一绰号。谜语人说只要检察官猜对他三个谜语,他就解除炸弹。在蝙蝠侠的帮助下,前两个谜语都轻松破解,谜底指向了检察官贪赃枉法的事实。但是第三个谜语涉及具体贿赂和操纵他的人,他却死活不肯说,最后炸弹爆炸,蝙蝠侠也受到波及。

一群警察围着被炸晕的蝙蝠侠,想要趁机揭开他的真面目。幸好蝙蝠侠及时醒来。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戈登让同事们给他个面子,由他负责劝降蝙蝠侠,其实他悄悄给了蝙蝠侠门钥匙,让蝙蝠侠假装攻击他,再伺机逃走。

蝙蝠侠逃上顶楼,在险些失足坠楼时,也吓得一哆嗦。他滑翔逃生的技术虽然很高端,但是姿态实在算不上优雅,最后降落伞被挂住,他还重重摔了一跤。本片并不是《蝙蝠侠:元年》的故事,而是元年的次年。虽然是第二年了,但蝙蝠侠仍算是个新手,偶尔也会露出狼狈相。

检察官的死让蝙蝠侠更坚信谜语人与法尔科尼案有关。现在安妮卡的线索已经断了,蝙蝠侠只好着眼于第二条谜语里的“长翅膀的老鼠/内奸”。他突然意识到,企鹅是鸟类,有翅膀。企鹅人可能就是那个内奸。

蝙蝠侠跟踪了正在进行军火交易的企鹅人,同时猫女也来到了现场。后者来是为了给好友安妮卡报仇。她在黑警Kenzie的车里发现了安妮卡的尸体,而Kenzie夜晚的工作是给企鹅人的冰山俱乐部看场子,为此他之前还被蝙蝠侠打断了鼻子。

敌人火力凶猛,主角这一方却势单力孤。不过蝙蝠侠还有一个杀手锏没亮出来。

随着一阵低沉的引擎轰鸣声传来,以企鹅人为首的一干匪徒们逐渐停止了叫嚣。真·主角登场了。

蝙蝠车的亮相方式与蝙蝠侠一模一样,都是在角落里被敌人慢慢发现,而且呈现的角度都是一样的,说明导演非常清楚蝙蝠车的分量,也非常清楚蝙蝠侠与蝙蝠车人车合一的密切关系。

初看预告片里的新版蝙蝠车,我其实是不太能接受的。我比较喜欢的是游戏《阿卡姆骑士》以及诺兰版《黑暗骑士》三部曲里面坚固扎实地像个能快速移动的坦克一样的蝙蝠车。新版的蝙蝠车显得太单薄了,虽然也很酷炫养眼,但未必就比《速激》之类电影里那些改装车更酷炫。

可是正片里这场呼应开头且充满仪式感的亮相却瞬间就让我接受了这辆新车,也接受了它是蝙蝠侠身体延伸这一设定。接下来蝙蝠侠与企鹅人的追车戏,也是除了在游戏里亲自操作之外,前所未有的代入感超强的体验。蝙蝠车从火里飞车来、撞翻企鹅人的车、在翻车的企鹅人透过车窗颠倒的视野里缓缓走来的蝙蝠侠,这一连串镜头构成了全片最酷的片段。

盛极而衰,主人公看似赢得极漂亮的一仗,其后紧接着的往往是故事的急转直下。西语大师企鹅人纠正了蝙蝠侠和戈登的语法错误——如果要说“长翅膀的老鼠/内奸”,那么前缀不应该是El, 而是La. 他顺便也替观众对蝙蝠侠进行了一次吐槽:咱们就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那个长翅膀的老鼠,他其实就是长成那个老鼠长了翅膀的样子,也就是那个蝙蝠。

蝙蝠侠不相信谜语人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所以这里的El肯定是他故意用的。回看那句谜语,完整的一句话应该是“You are El Rata Alada”, 前三个单词的发音是URL,所以谜语人是让他们把El后面的字母作为网址输入。

哥谭市人杰地灵,每个超级恶棍都有一技之长。企鹅人精通外语,谜语人精通谐音梗,什么Thumb Drive、URL,他要是跟小丑一样靠说脱口秀谋生,早就被扣钱扣得倾家荡产了。

按照谜语人的提示输入网址之后,蝙蝠侠进入了一个文字聊天页面,谜语人继续出谜语,这次的谜底是孤儿。蝙蝠侠马上赶去已被废弃的孤儿院,他相信那里会有下一个受害者的线索,也许他能赶在谜语人下手之前把人救下来。

孤儿院里播放着蝙蝠侠的亡父托马斯韦恩生前的影像。二十多年前,托马斯曾参与市长竞选,如果不是突然遇害,原本当选的可能性极高。热心公益事业是托马斯竞选市长的重要加分项。现如今已废弃的孤儿院,曾经长期受到韦恩家族资助,托马斯也曾带着妻儿来孤儿院参观慰问。

孤儿院的墙上以凌乱的字迹写着“父债子偿”。如果说承诺继续资助孤儿院而未能兑现是托马斯韦恩欠下的债,那么此刻需要还债的就是布鲁斯韦恩,他就是谜语人选定的下一个受害者。

蝙蝠侠赶忙奔向韦恩庄园,同时不断尝试电话联系阿福。可惜等他赶回去时,还是为时已晚。韦恩庄园遭到谜语人邮寄炸弹袭击,阿福重伤入院。

独自回到韦恩庄园,脱下蝙蝠侠制服的布鲁斯开始整理迄今为止所有的谜语人相关案件,试图找出自己的家族与这一系列案件的关系。这时他收到了猫女透过之前留给她的隐形眼镜式摄像机发来的会面请求。

随时可能失去唯一亲人的蝙蝠侠终于能体会到猫女对安妮卡之死的悲愤。两人互相安慰。猫女说出了关于她身世的真相。她的妈妈玛利亚当年也在里·俱乐部提供服务,而她的生父正是法尔科尼。

心情略微平复的蝙蝠侠继续投身解谜工作。与此同时谜语人主动公开了更多的情报:布鲁斯的母亲玛莎阿卡姆的家族有精神病史,玛莎本人也曾长期接受精神病治疗。二十多年前曾有一位记者想要曝光此事,却遭到托马斯韦恩与卡麦恩法尔科尼联手杀害。

这一段的若干幻灯片里其中有一张似乎是托马斯埃利奥特医生,也就是漫画迷熟知的蝙蝠侠死对头之一缄默,而且随后照片被打上了“Hush!(闭嘴/缄默)”字样。但是看上去在本片中他的设定是与托马斯韦恩同辈的人,那么前面的那个Hush也许只是指医生慑于韦恩家的权势,不敢公开真相。前几年的动画片《缄默》把缄默这个角色设定为谜语人假扮的,新电影中的这一段让我一度以为这次要一报还一报,轮到缄默假扮谜语人了。

布鲁斯对这一切感到难以置信,跑去向法尔科尼求证。法尔科尼承认确有此事。当年他和托马斯韦恩是过命的交情,当托马斯受到那名记者要挟时,曾开口向他求助。托马斯没有明言要对那名记者灭口,但是既然把事情交给了法尔科尼,想必也对他的行事风格与尺度有了心理准备。

记者爆料事件发生在托马斯参选市长的关键时刻,法尔科尼怀疑在背后指使那名记者放黑料的是他的竞争对手萨尔瓦多马罗尼。法尔科尼和马罗尼两大犯罪家族原本势均力敌,马罗尼担心与法尔科尼交好的托马斯韦恩一旦当选市长,自己将再无力对抗法尔科尼。记者死后,很快韦恩夫妇也遭到了杀害,法尔科尼怀疑是马罗尼狗急跳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韦恩夫妇成了两大犯罪家族互斗的牺牲品。

布鲁斯韦恩多年探寻的真相终于有了结果。这时阿福也脱离了危险,在探望阿福时,布鲁斯向他说出了法尔科尼的推断。没想到阿福对此全盘否认。他告诉布鲁斯,托马斯绝不会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取人性命。他希望阻止记者爆料,目的是保护妻儿不受流言蜚语的伤害,出于这种完全善意的动机,他是不可能希望看到有人因此送命的。当托马斯得知记者遇害以后,他懊悔不已,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报警,并积极配合调查,但是就在他报警之后不久,他和玛莎就双双遇害了。

阿福其实早就推断出,韦恩夫妇遇害的真正幕后黑手是法尔科尼,只是出于对布鲁斯的保护,才一直没告诉他真相。

心情像是坐过山车一样的布鲁斯这时看到蝙蝠灯亮起,以为是戈登在召唤蝙蝠侠,急忙赶去会合。见面之后,戈登却以为是蝙蝠侠在召唤他。两人一同来到哥谭警局天台,发现原来打出信号的是猫女。她抓住了害死自己好友安妮卡的黑警Kenzie,要让蝙蝠侠和戈登见证她对Kenzie进行处决。

蝙蝠侠极力制止猫女,不希望她越过杀人这条红线。猫女拿出手机录音,其中记录了安妮卡惨死的情状。通过录音,三人发现真正行凶的是法尔科尼,安妮卡被他亲手勒死。猫女这时也意识到,自己七岁那年同样被勒死的母亲应该也是法尔科尼所害。她决定去找法尔科尼算总账,捎带脚把Kenzi带走。

蝙蝠侠和戈登合力救下了险些被猫女一脚踹下楼的Kenzie。这时他们也反应过来,之前谜语人那条谜语,所谓长着翅膀的老鼠,有可能是指法尔科尼。因为法尔科尼的姓氏发音与鹰隼(Falcon)相同,鹰隼也是长翅膀的。因此谜语人的谜语指向的其实是法尔科尼这只为祸哥谭数十年的硕鼠。不愧是要把谐音梗坚持到底的谜语人。

蝙蝠侠与戈登分头行动,发起对法尔科尼的反攻。这时猫女已经先一步回到了冰山俱乐部,做楚楚可怜状,骗取了与法尔科尼独处的机会,准备伺机弑父。

同样是大恶棍的女儿,猫女做事比《飞狐外传》的袁紫衣干净利索多了,也没什么给他三次活命机会报答他赐予你生命恩情之类多余的仪式,直接干他。

蝙蝠侠的突然闯入引发了一阵混乱,也使得猫女错失了绝佳的动手机会。当她想要再次下手时,法尔科尼已经有了防备,父女二人陷入缠斗。法尔科尼逐渐占了上风,危急时刻,一路打进来的蝙蝠侠替猫女解了围,成功擒获法尔科尼。

虽然落入蝙蝠侠手中,但法尔科尼完全不担心。就算戈登早已将他杀害安妮卡的录音公之于众,他仍然相信凭借他多年经营的人脉,最后一定会无罪释放。

走出俱乐部的大门,迎接法尔科尼的是严阵以待的哥谭警局大队人马。谜语人连环杀人案引发的关注度太高,一向被黑帮玩弄于股掌间的哥谭警局这次也不敢再徇私舞弊。

早想自立门户的企鹅人眼见法尔科尼大势已去,公然对他嘲讽。昔日主仆当着一众警察与围观群众,开始激情互喷,场面逐渐失控。企鹅人甚至要掏出手枪射杀法尔科尼。

法尔科尼这条线的结束也同时将影片主题之一父子情/父女情相关故事线收束完成。这是相对次要的一条故事线,当然蝙蝠侠和猫女的爱情线就更次要一些。接下来全部的支线都将回收合并到唯一主干故事线上。

一声枪响之后,法尔科尼倒在血泊中。真凶并不是企鹅人,而是附近一间民宅中一位神秘的狙击手。一众警察迅速赶往狙击点,发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不过根据房中的物品,他们迅速锁定了房间主人的身份——一位名叫爱德华纳什顿的会计。纳什顿就是谜语人。

很快有人报告在附近的咖啡厅发现了谜语人爱德华纳什顿的踪迹。他就是普通白领上班族的样子,并没有三头六臂,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显得更平庸和土气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