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土豆影视网,建议通过手机UC,触屏模式下观看,否则可能无法播放。换新域名: 特别强调不要下载任何软件!避免不必要的损失。点击播放时进度条显示时间表示可以播放,弹出其它页面返回两次后可以正常访问。

《黑客帝国:矩阵重启》同主演作品

《黑客帝国:矩阵重启》推荐同类型的科幻电影

剧情/介绍

《黑客帝国:矩阵重启》是属于科幻电影类型,演员主要是基努·里维斯凯瑞-安·莫斯叶海亚·阿卜杜勒-迈丁杰西卡·亨维克乔纳森·格罗夫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佩丽冉卡·曹帕拉克里斯蒂娜·里奇特尔玛·霍普金斯埃伦迪拉·伊瓦拉托比·奥伍梅尔马克思·雷迈特布莱恩·J·史密斯贾达·萍克·史密斯丹尼尔·伯哈特艾伦·霍尔曼朗贝尔·维尔森安德鲁·卡德威尔伊恩·皮里威廉·W·巴伯埃尔文·费利西达迈克尔·J·格温LindaJoyHenry约翰·洛巴托安妮-玛丽·奥尔森艾蒂安·维克克莱顿·华生詹姆斯·D·韦斯顿二世,主要剧情/介绍/评论

“离开这里!彻底远离这里!永远离开我们自出生以来所过的生活,要在一个一切皆有可能、有秩序的地方扎根,这就是我奋斗的目标,而且,我认为自己已经完胜了。但在后来的几十年里,我发现我错了!这世界上的事情一环套一环,在外面有更大的一环:从郊区到整个城市,从城市到整个意大利,从意大利到整个欧洲,从欧洲到整个星球。现在我是这么看的:并不是我们的城区病了,并非只有那不勒斯是这样,而是整个地球,整个宇宙,或者说所有的宇宙都一样,一个人的能力,在与能否隐藏和掩盖事情的真相。”

见意大利Rai台将在2月8日开播《我的天才女友》第三季,剧情接第三卷《离开的,留下的》,故事终于行进至荒凉的中年,想到书中这段扎心感慨。叹好一句“一个人的能力,在与能否隐藏和掩盖事情的真相。”简称 “和稀泥”——稀里糊涂过日子的能力。下午就见黑客帝国4放出了片源,就用两个半小时(中间穿插了一顿高仿贵州豆豉火锅)看导演拉娜·沃卓斯基和稀泥。

看完了。我敬拉娜·沃卓斯基是个妹子。而且至死是个朋克。

简单说说。

《黑客帝国》三部曲是我的挚爱,我对沃卓斯基姐妹的脑洞抱持有些傲娇的欣赏态度。就是:嘴上说她拍片纯属自High,出一部看一部,甚至包括烂片之王《木星上行》。

《黑客帝国》系列新拍的这一部《矩阵重启》,让我感受到了导演受制于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受制于自己肉身的痛苦和她打碎、重组自己的艰难。

关于之前三部曲的解构和分析太多了。新片子出来估计也是一样。一个新鲜事物(生命体也好、作品也好)抛出来就摆脱不了被解构,这是表达者被误解的宿命。对创作者来说,陷在解构者的种种逻辑自洽中是无奈的。这部片子,我更倾向于从性别角度去理解。要强调的是拉娜·沃卓斯基的身份认同——她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艰难完成一个跨性别同性恋女性的意识觉醒和自我认同。

Neo就是作者自己。当初拍《黑客帝国》三部曲,拉娜在片子里给出了官方解释:

“这里有太多我。也许太多了。”

在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性别以二元结构划分为主导的世界里,Neo是一个“突变”。就像母体中尚未觉醒的他在办公室桌子上摆着的异形手办——左右不靠,雌雄同体,意识层面究竟是该向左,还是要转向右?这是个问题。

片子里借墨菲斯口中说出:向左向右的选择,本身就是幻觉。蓝药丸和红药丸,选哪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给一个选择的权利,而决定早已先于选择,也就是Follow the white rabbit——跟随潜意识。

人们讨论了那么多年《黑客帝国》说什么:佛学、基督教、意识、潜意识、资本主义,反资本主义、等等。如果让她自己来详细解释,我想,她想说的或许是这些:

就像游戏设计师安德森(Neo在母体中的名字)创作的游戏《Matrix》,它从来都只跟“我”(创作者自己)有关,跟星球上少数的、一小部分人(跨性别者)有关,而Trinity,那个理想中的女性集合了圣父(母)、圣子和圣灵,代表着三位一体。也许那是理想中的、最终形态的爱——

每个个体发现自己的本自俱足,并相互扶持。

从这个意义上讲,三部曲是导演自己的《奥德赛》,她的自我发现之旅。

但对第四部的《矩阵重启》,导演自己说了,资本好手段,老娘压根就没想拍啊。之前《Sense 8》的故事设计的好好的,想好好拍,网飞爸爸不给预算了,最后只能拿粉丝钱,搞成有头没尾的Fans Movie。老娘不想炒《黑客帝国》的冷饭,华纳爸爸非得要拍,胳膊拧不过大腿,那就拍吧,反正也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反正拍完了你们也当个Fan Movie得了。

甚至,导演在片子里借游戏创作团队的讨论开始自黑:

黑客帝国成功是因为子弹时间么?再来一个。

是因为飞檐走壁白鹤亮翅躲子弹帅么?再来点更帅的。

是因为构建了什么劳什子哲学话语么?再深刻一些。

反正拍都拍了,就玩High一点吧。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要把人老色衰一脸颓相的基努·李维斯和凯瑞-安·莫斯拽出来重启矩阵。拉娜是有自己御用演员的。比如基努里维斯,比如裴斗娜。基努早年就是男人中不太Man的那类,凯瑞-安·莫斯也不是特别女性化的女人,再把《Sense 8》除了裴斗娜的演员班底拖过来,让酷儿的前辈们带着新一代的酷儿,从拨号上网的时代一起走向手机屏幕和元宇宙的时代。

多热闹!

《黑客帝国4》所处的时代里,现实的议题已经变成了平权,显然没有之前对人类命运和意识觉醒的覆盖面大,但现实问题不值得关注和解决么?

再说说,为什么《黑客帝国4》的剧情是Neo要去救Trinity。

母体里的Tiffiny不开心么?有老公,有俩孩,偶尔骑个摩托安全放飞一下“自我”,不放肆地合规地生活,不好么?虽然喝咖啡的时候也小抱怨一下:为了合规做这些事。哎呀活得不知道真假。

救不救的成,想不想觉醒,谁都没把握。

说回来,救是因为爱,但爱能唤醒一个人的真实自我么?是救赎么?冒着毁掉爱的人的平静生活的风险?冒着牺牲一些被你影响的觉醒的人的风险?去撬动一个只在你看起来虚伪的世界的壳?

这的的确确是一种自恋,也是一个渴望世界大同的艺术家的天真和不妥协。反正爱就爱了,不救也没法演了,人们需要童话。

形而上思考,也还有那么一些。

当“元宇宙”的概念深度渗透进人类社会的未来,机器被赋予了Free will(自由意志),原来的乌托邦锡安的一小撮幸存人类和少部分人工智能和谐共存,建造了一个小小的、新的乌托邦,叫Io。Io不关心解救人类,只时开始注重生态,虚拟生物天空,种种草莓,挺讽刺。平权不再激烈,关注意识改变,而是走向了田园生活和大自然。

从《Sense 8》就能看到的对平权运动的反省,对人类种群进化的思考,对自然生态的关注,在这片子里多少也是出现了。

废大楼里Neo遇见的那些破衣烂衫喷法语的游民,就像1970年代旧金山的花童、老嬉皮和自然主义者,他们就像是未来元宇宙里反对姿态更彻底的原教旨主义者——“以前的艺术、电影、书都要更好,那时候还有所谓原创!” 多么固执、无奈的呐喊。

那个新一代的先知——Sati,吐槽Io的将军,老一辈的女权运动、酷儿领袖,说她更关心种植水果不是解放思想,是一种放弃和倒退。

以上,都是看到的一些有趣的点。

但《黑客帝国4》的整体格局真的、真的不大,看出来沃卓斯基对人类的态度也悲观。当大多数人不再思考改变世界,我们缩在母体(元宇宙)也好,躲在Io也罢,都开始强调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圈地自萌。你奈我何?这世界上的大多数还是不需要自由。Neo和Trinity飞了那么一下又怎样?还是回荒漠用水笔画彩虹去吧。

总的来说,《黑客帝国4》就是一个胡搞搞瞎搞搞,人机互助吐吐槽,资本爸爸很自大,特工反水求自由,试图用一段黄昏恋改变世界的粉红肥皂泡泡童话。拉娜·龌龊司机把渴望世界和平的少女心勉强而无奈地延续了下去。但在这个娱乐至死的世界里,即便她这么干,我也还是为她的忠于自我,敬她是个朋克到底的妹子。

毕竟我们还有基佬美学。


如果老是在剧情上打转转那确实这是一部水片,武打一般、场面一般、甚至连特效都一般。所以来尝试拯救一下黑客帝国4和Matrix。

当然我自己看电影从来也就不是看电影本身。如果从各种隐喻和核心要义来说,依旧是关于自由、主体觉醒、异化的问题没跑偏。并且紧扣时代主旋律,先富带动后实现共同富裕,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这个事情是承诺好了的,不能跑。

首先新一代Morpheus,已经越发认识到恩格斯“自由就是对于必然性的认识”,所以每次其实都在说都不需要同时提供红、蓝药丸了,他的选择就已经选择好了,是面对历史必然性的选择,自然就选的是红药丸,所以Bugs看到Morpheus具有如此高的觉悟才会感到开心。

这一部里面The Analyst这个角色比较重要,首先比上一个版本要进步得多,很明显上一任就是个边沁主义者把幸福这些拿来作为数学计算。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迪云(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14090567/


将军这个角色代表的就是军阀的狭隘性,解放区的作用固然是要聚集力量,但是更重要是要为解放全国,乃至于解放全人类这个目标服务,不能本末倒置搞成军阀头头享受囤积的爱欲满足,或者是过分投射自己的爱欲到物身上变成朴素的拜物教了。所以年轻人和Neo,以及后来Trinity的使命就成鲜明对照的要解放全人类了。也就是要彻底贯彻先富带动后实现共同富裕,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这个目标。

这一部的革命更是照顾到大多数群体可以说是布尔什维克的体现,把人到中年拖家带口的也纳入到革命,尤其是照顾到在当下家庭妇女的处境中来说,而不是像多年前团队中都只都是愣头青,毕竟 It is so much simpler to bury rality than it is to dispose of dreams。 而且作为已经变身女性的这两姐妹肯定要支持一波Me too,把单纯看成男女主互救的功夫武打片就没意思了,他们的互救也都是基于自身的觉醒,说到底还是自己战胜自己,与其说是互救不如说是提供一个机会让其能自救,也就是主体的觉醒。你要说成存在主义也好,你要说成是尼采主义或者海德格尔也罢,总之不是功夫片。当然能看到马克思主义那就更好。

根本也不是所谓的爱情片,如果爱情至上的问题依然还是爱情的异化,这明显Neo众人是在拯救一个真正的“人”,被拯救的这个人愿意面对真实的世界惨淡而对自己负责、为大家负责人的“人”,所以她叫Trinity这才是三位一体,而不是因为爱情的异化不管不顾的花费很大代价去完成那个爱欲控制下的一个物化对象。两者差异很大,一个是Comrade,一个是压寨夫人。

“主体间性”(Intersubjectivity)在这一部里面体现为Neo和Trinity的双结构,没有确定的自我和主体,是靠主体间性来呈现出这个公共的世界,所以还是不要单纯看成"夕阳恋"。

因为Neo的觉醒,Smith这个杀毒软件也跟着被激活了,杀毒软件本身机会就已经是拥有系统的最高权限,但是依然还是受制于CPU调度算法的控制,所以也就是要干掉The Analyst的原因。在前几部Smith终于自由了这次被重新安装激活的杀毒软件必然不甘心再变成专杀程序。
Neo之三部曲之后明显已经是进入Matrix官方内核开发组可以改写Matrix的代码所以才放出了这一部中那些些称之为Modal(一种用于进化程序的模拟框架 It's a simulation used to evolve programs. 有点像OpenAI的Gym?)的东西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然而Neo除了主体性觉醒,思想解放发挥主观能动性的能力之外,他和Smith,Analyst这些之所以能获得强大能力依然还是在于系统本身的进化是依然需要他们来推动历史的进程,比如Smith做为杀毒软件把影响系统进程的垃圾文件当病毒删掉,或者Neo这个病毒直接感染系统使得系统不得不重装,重装那就可以安装Win10,而不是原来一直跑的Win8就又获得效率的提升,并且不受此前已经安装的程序的限制害怕冲突啥的,也顺带刷新一下The Analyst的算法。

至于这一次Neo不想让人找到他的原因,我觉得和Smith也是一样的,不想纯粹沦为系统版本“升级器”,还是希望能够多沉淀一下,让自己起码变成一个小内核。所以也就埋下了伏笔在他设立的这个Modal中把Morpheus与Smith的来当辩证法,Morpheus是反题,Smith的正题,让后激活Neo这个合题由此进入到一个更高阶的维度。

Neo上一次的革命把原本Matrix的封建制、甚至是奴隶制(前三部我是N年前看的了,具体啥制对不上情节了)的系统推翻了,进入到了新的资本主义时代,所以这次片中出现的说法语的那些流浪者正好对应他们的法国大革命被推翻的传统官僚和贵族们的前朝余孽。

遗憾的是Neo还是没有进化成为黑格尔主义者,意识到就连Martix也是杂乱的要连Martix一起拯救,Martix都是被异化的,没有全面自由的发挥出自己,那Neo就真正进化了,还是应该寄一本<1844经济学手稿>过去。

尼奥(基努·里维斯KeanuReeves饰)和崔妮蒂(凯瑞-安·莫斯Carrie-AnneMoss饰)重回矩阵:在这里,一个是矩阵创造出来,周而复始的日常世界,另一个则是隐藏其后,真实的人类世界。为了弄清楚自己所处的“现实”究竟是真是假,尼奥不得不再次做出选择……